臊子蒸蛋

噗。

随笔系列#初见##清北#


信手撸的初见,京腔不熟见谅。历史有偏差见谅。称呼取自他们的原名。京师大学堂以及留美预备院什么的。

那小孩儿瞧着挺倔,走路微扬着头,眼睛也没往这边瞅。

"孩子挺可爱。"他把文件递给金发碧眼的女人,笑着加上一句。

女人神情却尴尬了起来,捻着鬓后的一缕发什么也没说。小孩儿始终不肯正眼看人,厅里一时寂静下来。

“走吧。”打破沉默的却还是他。他把那孩子牵过来,出乎意料地没有挣扎。

“叫什么名字啊?”

孩子熟稔地给自己塞了颗糖,似是不屑地撅了撅嘴。

深秋了。送这小孩儿来的人也没考虑过这季节的北京是不是该穿单衣的地方。不过那群傻冒儿教这孩子时也是上了心,神情挺到位,高傲神圣,不看那直哆嗦的瘦小身板儿的话。

他盯着孩子那层浅浅的,泛着枯黄颜色的发——跟城墙根那儿剥脱的老墙皮一个色。

“那,拿件袄子来吧。”

女人愣了愣,叫了声 “京先生”又被打断:“麻烦了您哪。”

他眉眼弯弯,模样温驯,年纪极轻。可这话一出口,比那些国字脸的老学究吹胡子瞪眼拿教鞭训人还管用。女人瞬间讷讷,跺了跺脚,细高跟撞在地板上的声音渐远。

小孩儿总算给了面子,“清留。”

明明穿的西洋衣服,轮廓带点棱角,一开口竟是京片子,语气还有点儿傲。

“ …… ”

在北京城边儿蹲寂寞了的人,突然就,从心底升腾起了一股子很久没有过的新奇之感。

“你就叫我声哥呗,京哥小燕哥都可以。”没什么不合适的,他再厉害也就十八九。他自个儿琢磨着。

叫清留的那男孩儿眉头一跳,古怪地笑笑,眉宇间有种不符年龄的精明。

“……那我叫你燕儿。”

……茶盏边儿磕牙上了,生疼。